柏舟

布鲁斯韦恩本命,吃除了丑蝙以外的一切相关cp,偶尔自割腿肉,欢迎勾搭投喂

Obverse

Obverse by  whiteroses77

授权翻译,旧文重发

chapter1

他在蝙蝠洞里处理这个案子有一会儿了。比他预计的时间要长,但自从他接手这个任务,他发觉自己开始沉迷于成功的滋味。这是艰难的工作,时间飞逝而揪出犯人通常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尽管他完全严肃地对待手头的工作,他也不能否认它令人兴奋,并且迄今为止他为他的成就感到骄傲。尽管他当然知道,完全消灭哥谭的犯罪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

正在这时,他的电脑录入了一条警局通话,他对着监视器翻了翻眼睛,而当看见这是一场发生在大都会的冲突时,他笑起来。他将报告扫描下来并在其中看见那个英雄的名字。通过监控在其他城市尤其是有着有关其他义警真实性传言的那些地方发生的紧急事件,可以看到犯罪行为在任何地方都是个问题。那些当地的犯罪斗士的奉献使之发生了改变,有偿或无偿的,有能力或没有的。

电脑又响了起来,它再次响起来时他去看。而当他看到又一场发生在大都会的事件时他摇了摇头。他想知道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信息记录显示城市守护者们通常在傍晚和深夜更活跃,他知道这意味着这些英雄们可能在白天有个全天性的工作。他自己也是在晚上更活跃,不过他有别的理由,并且他的任务在白天也不会停止。电脑又响了,他低声笑起来,看上去其他人也不愿意停止工作,但是为什么所有人都需要一份工作。

晚些时候他吃过饭,回到溶洞里,发现阿尔弗雷德坐在布鲁斯安装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布鲁斯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我想知道你鬼鬼祟祟地打算干什么?”

“你的努力不仅仅只影响了你自己,布鲁斯少爷。”他严肃地回答。

他笑起来,“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它很刺激,就像我一样。 ”

阿尔弗雷德侧过头,给了他一个怪笑,“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非常平静,先生。”

他点头挖苦说“但愿如此。”他示意监视器:“有什么令人兴奋的报道吗,”

他的老朋友评论到:“此时大都会又一场骚动。”

“骚动……哦我确信早晚会有人处理这个的。”他轻快地回答。

阿尔弗雷德扬起眉,“你似乎在赞美那位明日之子,你有考虑过连络他或者其他任何人吗?”

他耸耸肩“老实说,我没有这个打算,哥谭是我的问题。”他示意监视器“此外他似乎在大都会划下了地盘……当然他一个人做的很好。”

“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

他同意:“确实如此。”

话音未落电脑又响了,布鲁斯干笑一声“又是大都会?”

阿尔弗雷德盯着屏幕回话“是的,看起来是同一事件。”

布鲁斯靠近操作台亲自查看,阿尔弗雷德是对的,不管有什么发生在大都会市中心那看上去都不仅仅是一次银行抢劫那么简单。他输入一些指令,接入大都会警队的频道。警局在紧急呼叫更多单位到现场,而现场警官却在报告他们的举措毫无意义,并询问是否呼叫国民护卫队。

他嘶了一声,“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传播器正在播报清理街区的新命令,另一个则是一个惊慌的警官在说攻击者,一个白种男人刚刚把超人砸进了墙里。

阿尔弗雷德转过身,睁大眼睛看他,“现在我们能做什么,先生?”

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我不知道,但是超人能解决这个,他总是能。”

他的监护人附和着点头。关于超人不会被打倒已经成为共识,这就是为什么布鲁斯一直仰慕这个英雄,绝对的完美和仁慈,这也是为什么相比其他义警他更值得尊敬。

他们的注意力转回到电脑上,然后那个警员大叫“噢该死,他们刚刚穿过那条街。”

之后是焦躁的询问:“哪条……”

“没错,就是他妈的那条路!”

一段漫长的停顿,然后是大叫:“他没起来!”

布鲁斯紧张起来,几乎忘记了呼吸:“come on come on ”

“该死那玩意儿还活着,它冲我们来了,它冲我们来了。”一声巨响,然后是寂静。

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面面相觑,他深呼吸然后冲向停车区,忧虑于他未曾说出口的意图,阿尔弗雷德问:“你打算怎么阻止连超人都无能为力的东西?”

他捞起制服,绷紧下颌回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他还活着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呆在那。”

当他冲向蝙蝠机时阿尔弗雷德低声说:“祝你好运,先生。”

他冷酷地点头。

-sbsbsbsbsbsbsbssbsbsbsbsb-

蝙蝠侠尽可能快地赶过去,只希望自己不至于太迟。

他到达大都会上空,注意到燃烧冒烟的警车。他看见场地中央有一个样貌普通的男人。这个人光着上身,胸口有什么东西闪动光芒,蝙蝠侠不知道那是什么见鬼的玩意,不过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蝠翼盘旋在空中,便于他评估当下形势。他看见警察在通讯里提及的街面上的大洞,突然产生一种冲动,到下面去,看看是什么使这个该死的洞变得这么特别。但是他知道,既然超人仍没有从中脱困,说明这件事情确实是高度危险的。

他没有过去,而是冲向距攻击者几码远的街区,同时丢出一连串闪光弹。之后,那坏种走向骚乱发生的地方查看。正在这时,蝙蝠侠看见那条街上的大坑里伸出一只手,接着是闪亮的蓝色手臂,以及裹着红披风的肩膀的一闪。

蝙蝠侠为这一幕安慰地微笑起来,他注视着超人把自己拖出洞口,然后慢慢站了起来。蝙蝠侠骄傲地低语:“我就知道!”

然而之后他在恐惧中注视着那个罪犯返回,冲过来在那氪星来的英雄来得及做出任何反抗之前踢飞了他,他看着他的英雄在覆盖碎片的街面上挣扎,感同身受地发抖。他从未见过他受伤,甚至不知道他也会受伤。他不明白来龙去脉但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超人离那玩意儿越远越好。

蝙蝠侠振作起来,准备好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然后他打开舱门,跳了出去,索带构成的阻力抵消了一部分重力势能。他降落在几步远的地方,那坏蛋大吃一惊,而这给了蝙蝠侠机会把倒下的英雄抓进怀里。然后索带收回,带着蝙蝠侠和他的战利品腾空弹起,返回蝠翼。

他看见那个怪物难以置信地抬头张望,无法追赶。

在蝠翼内他把超人放下,跪在这憔悴的英雄身侧:“你还好吗?”

超人虚弱地睁开眼睛,困惑地,“你救了我?”他问。

“是的。”

这憔悴的英雄注视着他,那双疲倦然而仍旧无与伦比的眼睛里藏着极度的痛苦。那被乌黑的睫毛包围着的深水湖。蝙蝠侠咽了口口水,伸出戴着手套的手触碰他青肿的脸颊和充血的嘴唇。他是如此的美丽,布鲁斯只能想到这个。氪星人轻轻皱眉,也伸出手去碰他盔甲覆盖的脸。这出奇美丽的天外来客低语说:“你有很棒的嘴唇。”

他在他的注视之下屏住呼吸,跟着猛然扑了过去吻上了另一个英雄。超人柔软的双唇,他的呼吸,他缓慢张开嘴唇。蝙蝠侠轻轻退开了。超人扬起头看他,现在他唇上的血迹晕开了,他柔声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个?”

蝙蝠侠向后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站起来然后背过身去操作蝠翼。他觉得嘴唇发粘,忍不住舔了舔。超人挣扎着站起来,然后问:“你是谁?”

“我是蝙蝠侠。”简短的回答。

超人点点头,就好像曾经听说过他似的,然后他说:“谢谢你蝙蝠侠,但是我得回到下面去了。”

“你不能,不管那东西是什么……”他警告他。

“我叫他金属人。”

“你给他取了个名字,你知道他?”

“我以前和他打过,他叫john corbon,有人罔顾他的意愿在他身上做实验,使他变成了机器人,神经错乱,并且站在黑暗的一边。”

听上去很令人感兴趣,但对于现在的局面并没有什么用处。他问:“这就是他为什么这么强壮?”

“不,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在于他的能源。”

“那个发光的东西?”他问。

“陨石。”

“它能削弱你?”

超人看上去不太舒服,他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审视他,最终他点了头,“是的。”

“有什么能够抵抗它的?”

“铅。”

他点点头。

超人又重复了一遍:“我得赶在他杀了什么人之前下去。”

“你还很虚弱。”他提醒他。

“我需要阳光。”他请求。

蝙蝠侠记下这条信息,然后问,“你还能飞吗?”

“现在还不行。”

他再次点头,拉开操作台,蝠翼冲上天空,飞到尽可能高的地方。当他们到达蝠翼所能到达的最高位置时,他回过头来看见超人正在微笑:“我猜危机来临时你会成为很好的帮手?”

“我以为那是你的工作。”

“但你也是英雄。”

“哥谭警局称我为义务警员。”

“也许,但我要说你是弱者的守护神。”

在他惊愕的注视之下,超人露齿而笑,“同时谢谢你帮我拿回了力量。”

然后超人打开舱门,一跃就跳到蝠翼的棚顶。他就站在那,舒展双臂,沐浴在金色阳光之下。通过外置摄像头蝙蝠侠注视着超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的脚离开了蝠翼上层的人造材料,然后他飘走了,向前,就像受到太阳的吸引。蝙蝠侠透过前窗看着他沐浴在阳光中。

这是他一生中所见过最令人赞叹的事物。

超人返身回来,隔着挡风玻璃与他对视,露出一个闪光的笑容,蝙蝠侠为此屏住呼吸。然后氪星英雄突然加速,向下俯冲回到他的城市。

蝙蝠侠意识到现在他面对着两个选项,回家去并且相信超人能解决目前的情况,或者他也可以在这多呆一会儿直到确认他的安全。他做了唯一的选择。他知道他正在做的是他内心所能接受的唯一一件事。他返回大都会市区上空,盘旋。

他看见超人远远的对金属人说话,蝙蝠侠对自己点点头,上帝啊他是真的在试着规劝那家伙。他移动视线看见金属人向前逼近而超人后退躲避辐射场。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关注着战场,超人用冷冻呼吸冻住了金属人,但对方很快就通过爆炸脱困,超人使用各种能力和战术,但都没有奏效。

蝙蝠侠知道这些手段都不够因为超人同情那个曾经存在的人,因为他根本不想把他放倒,像那条疯狗刚刚对他做过的那样。

蝙蝠侠叹了口气,他尊重超人的意愿,但这件事必须有个了结,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解决掉牵制超人的原因。

蝙蝠侠环顾四周,试图找出解决办法,他的视线停留在大都会最古老的建筑物上。它的尖顶高耸入云,同这座城市的其他任何建筑一样,他驾驶蝠翼飞过大教堂,也许是种亵渎,但此时此刻上帝不会在意的,他放下抓斗从教堂天顶卸下一块铅板。

他带着它飞过数条街道,然后松开,让它正好落在临近战场的那条街上。它着陆时,金属人受惊地跳到一边,而超人只看了一眼就抬起头。蝙蝠侠倾斜蝠翼向他致意。他看见超人微笑着,宠爱地摇头。之后超人行动起来,他捡起铅板,身影模糊了一瞬间,接着那片铅板就包住了那个以陨石为能源的机器人。然后超人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打晕了他。

远处,人群与警察开始为他们的英雄鼓掌欢呼,超人抬头看着他,举起手指放在前额示意。蝙蝠侠回以微笑,街上的人们仰望着蝠翼,然后在超人的带领下向他鼓掌。

这是有些温暖的感觉,作为…超人是怎么说的…?…人们的保护者,即使那是大都会的市民而不是在他的哥谭。

-sbsbsbsbsbsbsbsbsbsb-

他离开大都会机场返回蝙蝠洞,阿尔弗雷德不在,所以他上楼,在客厅找到了他,电视开着,当他进来时他回头:“我一直在关注你的消息,先生。”

他默默点头。

“是什么使您这样低调地行动?”他的监护人问。

“我必须保护他,而且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他向他保证。

阿尔弗雷德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我不这么认为,布鲁斯少爷,如果超人告诉他们。”

他眯起眼睛,不确定地:“我不认为他会那么做。”

“也许您是对的,在您飞离之后,记者向他询问另一个英雄是谁,而他仅仅回答您是他的朋友。”

他窃笑着重复,“他的朋友。”

他的监护人为他的反应睁大眼睛。

布鲁斯清了清嗓子,羞涩地微笑着:“我们只谈了一小会儿。”

“您救了他,帮助他,您应该为自己骄傲,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强调说。

他耸了耸肩,“我想我应该给这座教堂捐款,好让他们把屋顶修好。”

“我会看着的,布鲁斯少爷。”他回答。

他瞥了一眼电视,然后是门口,最后才看向阿尔弗雷德,“我得回去工作了,一会儿还要巡逻。”

“您不打算和您的新朋友保持联系吗?”阿尔弗雷德问。

他不得不承认这提议实在很诱人,在与他见面以后,在冰层被打破以后,但他抱起双臂,坚持说:“什么都不会改变。”

他转身向门口走去,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背影,“我可不会这么肯定,布鲁斯少爷。”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