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舟

布鲁斯韦恩本命,吃除了丑蝙以外的一切相关cp,偶尔自割腿肉,欢迎勾搭投喂

obverse chapter2

有超人前传内容提及,不影响阅读

chapter2

他回到蝙蝠洞,继续自己的工作,想在今晚的巡逻之前至少做完一部分。在与那个英雄会面之后,他感到精力充沛,并渴望做点什么。

然而,他无法不去思考今天发生的事,那个他一直认为是坚不可摧的英雄受了伤,形容憔悴,他看着他试图说服一个疯子,即使他刚刚才受到对方的攻击,那应该改变了他对这个英雄的看法,它确实是,但绝不是消极的那一种。他发现了超人的弱点,同时也看到了他的坚毅、勇敢,勇于回去面对那可以伤害他的东西。

他也看到了他的忠诚和尊重,既然他没有向记者泄露他的名字。

他接近他,看进他的眼睛,感受他的嘴唇压在他的下面……

该死!他猛的摇头截断思绪。

他透露过他的力量来自太阳……

他看见他沐浴在辉光之下,他对他微笑的样子……见鬼!他跳起来绕着蝙蝠洞走来走去,希望找回自己的注意力。那是一个弱点…那个弱点…他的弱点是一种陨石。但是它是打哪儿来的?金属人又是这么得到它的?他记得超人对他说过的,有人在他身上做实验,把他变成了机器,所以是别的什么人拥有那种陨石,也许超人知道那是谁,但陨石的来源仍然是个谜。

布鲁斯知道这种有毒物质的存在对谁都没有好处,不管是成为金属人之前的那个男人还是那个自命为这个星球守护者的氪星人。

他的目光集中在他的电脑上,如果他想为他做点什么,去分担保护遭掠夺的弱者的任务。他必须要追踪那些陨石的来源,以确保他再也不会看见那双眼睛蒙上苦痛的阴影。

那双无与伦比的眼睛。

-sbsbsbsbsbsbsbsbsbsbsbsbsbsb-

黎明时分,空气已经有了暖意,会是个艳阳天。克拉克.肯特驾驶着皮卡穿过小镇中心,他的格子衬衫袖口挽到肘部,手肘搭在摇下的车窗边缘。实际上小镇的中心和郊区只隔了几条街远。

他在邮局门口停了车,把红色皮卡挂到空档,然后爬了出来。他走进邮局,柜台后面年轻的金发女郎抬头看他。克拉克微笑着,“嗨,温迪,今天没有我的包裹吗?”

“你好克拉克,事实上我有,而且又大又沉呢。”

他点点头,“那就对了,你叫我过来取。”

在克拉克刚上高中的时候,这漂亮姑娘就上了大学,等她毕业回来后还跟克拉克有过一段,“你可以到柜台来,然后做点什么你喜欢的事,克拉克。”

克拉克羞涩地微笑起来,看来,当你渐渐长大,年龄的差距已经不再是个问题,她高中时从来没有跟他调过情。仅仅把他当做一个孩子。他推了推眼镜开玩笑说:“什么时候你这样的返校节皇后会对我这种书呆子感兴趣了?”

她为这恭维大笑起来,“克拉克你还是这么可爱,还是老样子…而且你做了一些自己的事业,远胜过那些从前和我一起上学的家伙。”

她转身走进后仓,拿出来一个小而沉重的盒子,把它放在柜台上,“这里面都是些什么?”

他伸手拿起盒子,“就是个旧拖拉机的轴承,需要寄出修理。”

“我以为本哈伯德这几天都呆在你家,他修不好吗?”

克拉克微笑起来,“不行,这台拖拉机比较特别。”

Wendy皱起眉来,克拉克哼哼着,愉快地说:“再见!”

她回答:“过得愉快,克拉克。”

他走出门把东西放在皮卡的驾驶室里。这是真的,许久以前他曾经拜托本帮忙经营肯特农场,当时克拉克决定搬到大都会并试图在那里开始一份工作,好吧是两份。但农场和谷仓始终是他的家,那辆绿色的旧拖拉机也始终是他的最爱。

无论何时,当他需要从整个世界的罪恶中挣脱出来时,他会回家,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这是他的独家治疗秘方,他轻轻拍了拍箱子,握住备用部分低声说:“有一天我们能让它再跑起来,对么爸爸?”

然后他穿过街道,从口袋里掏出零钱,把硬币塞进旧报纸售卖机,拿出一份小镇纪事和一份星球日报,他扫了一眼标题,对着露易丝的名字深深微笑,然后他把报纸折起来夹在腋下,“又得一分,露易丝。”

他走进街上的一家餐厅,在柜台叫了一杯咖啡,在他等候的时候,中年女服务员安娜问:“你妈妈最近怎么样克拉克,她好吗?”

他点头,“她很好,还是那么忙。”

女侍者点点头,“很好,很好。”

然后她走开招待其他人去了,克拉克喝了一口咖啡,他环顾四周,看见老厄尼劳森在角落里吃他的早餐,就像之前每个早晨一样。他多年以前就呆在这儿,早在克拉克记事以前。那时候他刚刚开始上学,跟着父亲到镇中心补给。厄尼似乎总是一个人吃饭,不是因为他没有朋友,他只是想要在工作之前吃一顿安静的早餐。尽管过些时候,他会对每个人高谈阔论,关于晚上他在野狼酒吧的事。

然而今天有所不同,头一次有人坐在老厄尼身边,与他分享这片小小天地。坐在那里的黑发男人穿着牛仔裤和粗斜纹布T恤,年轻,健壮,以及显而易见的俊美…俊美…?哦,他可真火辣。

哗!克拉克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都想了些什么。他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环顾整个餐厅感觉好像每个人都能读到他的想法,他对自己摇了摇头,没有人会注意到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他瞥了一眼那个角落,看见一双正注视着他的敏锐的眼睛。有人注意到了。

克拉克在这陌生人的注视之下咽了咽,摸到他的杯子吞了一口咖啡,回头又撞上他的目光。这陌生人为他慌乱的反应得意地微笑着,克拉克转动眼睛回以笑容。他付了帐然后离开餐厅。

正在克拉克穿过街道走向他的卡车时,有一个声音在后面喊他:“嘿!”

他在皮卡边上回头,那个俊美的黑发陌生人跑过街道,他手里拿着克拉克买下的那两份报纸,递给他:“你忘在柜台上的。”

克拉克叹了口气,微笑着说:“谢谢,我不知道怎么会忘记了。”

“哇喔,你似乎是急着出门。”这陌生人轻快地说。

他凝视他,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然后点头:“是的…”

陌生人仔细地看了他一眼,他问,“星球日报…我不认为它在这种地方会受欢迎。”

现在克拉克也在打量他了,他穿着的粗斜纹布t恤正好搭配蓝色牛仔裤,但那双小羊皮靴子却显然是崭新的。他回答:“你可以在乡下找到很多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如果你注意的话。”

“比如陨石雨吗?”他好奇地问。

他稍稍睁大眼睛,控制自己不要给出任何反应。他舔着嘴唇回答:“就像招牌上写得那样。”

他点点头,“镇上的招牌,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它引发了我的好奇心。”

“那你的生活一定特别无聊。”他讽刺说。

一个诡秘的微笑,“我可不会这么说。”

克拉克左右环顾,目光穿过餐厅前窗落在厄尼身上,他随口问,“你就是跟厄尼谈论这些吗?”

“要我说如果你想了解这个小镇,你只需要跟厄尼谈谈。”他答道。

他点头,“那我猜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得走了。”

他拉开皮卡的车门爬进去,在他关上门的时候,那家伙靠近了侧窗,克拉克的手臂靠在窗边,这陌生人再一次专注地打量他,“顺便问一下,你的名字?”

“肯特,克拉克.肯特。”他回答。

他微笑着,“韦恩.潘尼沃斯。”同时伸出手。

克拉克抓住它摇了摇,“很高兴认识你韦恩。”

“我也是。”对方应付地说。“我打算在镇子上呆上几天,也许我们还会再见面呢。”

“也许吧。”他慢慢地说。

韦恩微笑起来,“无论如何我会让你有所表现的。”

他转身向来路走去,走向餐厅和厄尼。克拉克看着他离开,他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这个人的问题是否单纯,但是陨石雨确实是一个会令新来者感兴趣的话题,毕竟如果这个人真的心怀不轨,他就不会如此公开地向当地人询问。

同时,他也没有表现出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当韦恩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看着他。

克拉克与他视线交汇,然后韦恩转身离去,穿过大门消失在里面。克拉克皱着眉对自己耸了耸肩,然后发动机器开车回家。

-sbsbsbsbsbsbsbsbsbsbsbsbsbsb-

那天剩下的时间他一直在谷仓里修理拖拉机。没有多少进展,因为韦恩.潘尼沃斯始终停留在他的脑海里。最后他放弃了,离开谷仓,穿过院子,走上门廊的台阶。他走到厨房的水槽边上,洗掉手上的机油。在他身后有人提醒他“别忘了清洗指甲下面。”

他哼了一声,“你整天都在说这个。”

“那是因为你需要我提醒你。”他的妈妈嘲笑道。

她把毛巾递给他,他接过来擦干净手,勉强同意这一点,“是的,夫人。”

他的妈妈笑起来,“别油腔滑调的。”然后她问,“拖拉机怎么样了?”

他叹着气,“我今天心思不在这个上面。”

妈妈注视着他,柔声问,“那你在想什么呢亲爱的?”

他耸肩,“就是今天在镇上遇到的一个人,他问了些关于陨石雨的问题。”

“他是在找你?”

“不,看着不像,我就是碰巧跟他聊了聊,就这样。”

“那么他想知道什么?”

他责备自己没有发现更多细节,同时回答说:“我不知道,我没问他,我就是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把我和陨石雨联系在一起,但是话说回来他又怎么可能知道?”

他的妈妈抿紧嘴唇,“当你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会说同样的话,但现在你是万众瞩目的超人,我们不能对任何人掉以轻心。”

他退缩了,“我知道,妈妈,老天啊我甚至不知道韦恩为什么在这,他是来探亲,找工作,还是别的。”

“我知道你回家后会放松警惕但是…”

他对自己摇摇头,“我甚至没问过他为什么会把厄尼找出来。”

“厄尼?”

“是的他跟厄尼在餐厅交谈,韦恩确实说过他被告知如果他想知道有关小镇的情况就去问厄尼。”

“那也许是真的”他妈妈同意。

“是的但这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一大早跑去找人聊天,我本应该问的但是之后…”他停住了,之后他愚蠢地为自己对那家伙的在意而惊慌失措,不得不赶快离开那里。

他哼哼着,再次对自己摇头。

他那全知全能的母亲小心地问,“之后什么?”

他凝视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同时也是他最信任的人,感到自己脸在发烫,然后他耸耸肩说“那家伙挺可爱的。”

玛莎.肯特的眉毛抬高了,“可爱?”

克拉克清了清嗓子,“好吧,那家伙真是棒透了,然后他看见我,”

“看见你?”他的妈妈催促。

“他看见我在看他,然后我就…”

她对自己点点头,“然后你就慌了。”

“是的我就不得不离开了。”

他的妈妈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他一定很引人注目。”

克拉克舔着他的嘴唇移开视线,“确实,不过…该死我不知道他今早跟厄尼聊了多久,我的意思是厄尼会为了工作推迟谈话,而如果韦恩真的这么感兴趣的话他一定会想继续这个。”

“你爸爸是不是说过厄尼劳森每天晚上都会去野狼酒吧?”

克拉克点头,“是啊。”

“这件事很值得关注,小心打探这个叫韦恩的家伙的相关一切。”

他赞同她,“你是对的妈妈。”

玛莎.肯特点点头,她低头向下看,叹了口气,抓起毛巾向他展示上面机油沾染的斑点,“看这个,就是因为你没能恰当地洗你的手。”

 “在此之前你处理过远比我衣服上的油点更麻烦的事情了,妈。”他答道。

好久没更新抱歉,不出意外今晚还有一章。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