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舟

布鲁斯韦恩本命,吃除了丑蝙以外的一切相关cp,偶尔自割腿肉,欢迎勾搭投喂

Lost together

授翻http://ww4.sinaimg.cn/mw690/0069wRM2jw1f4g50nkfqlj30xo0kw76t.jpg,补个授权图,昨天忘发lofter了 

Lost together by mithen

“我们不可能会迷路,”Bruce Wayne坐在他们租来的车子里,看着十字路口的指路牌。在他们四周,高远明亮的天空下,是一片金色的,沿途栽有树的麦田。“我不接受。”

“我觉得我们确实迷路了,”Clark Kent说,展开地图。

“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人不可能在捷克共和国闲逛的时候迷路”,Bruce说,“这全是你的错,是的,你的错,”他愤怒地说,无视Clark受伤的神情,“你才是那个坚持我们都不租手机的人。”

“如果出现紧急情况,GL立刻就能找到我们,而如果你每隔5分钟就要看一次手机,这就不算休假,”Clark说。

“顶多15分钟,”Bruce说,“好吧,”他看了看Clark的表情,“10分钟。”

“我倒觉得这样很好,”Clark说,“虽然我们迷路了。”

“我们没有迷路。”Bruce自信的说,拐向右边。

“好吧,那我们在哪里?”

“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到头会到达某个地方。”

“我的英雄啊,”Clark嘟囔,“我们就在这停下吃个午餐吧。”

“什么,这儿?”Bruce指着前面的空地。

“为什么不呢?”

Bruce无言以对,于是他们把车停在了麦地边缘的一小块树荫里。

“再说,你又不是把工作完全扔下了,不管怎么说,”Clark说着从箱子里拽出一只巨大的野餐篮。“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在Kutná Hora的所作所为,他摇着头,回忆道,“一开始你把我拉去那些装饰着白骨的教堂--”

“--那是种象征。”Bruce从包里掏出一瓶可乐,又拿了两个纸杯出来,盘腿坐在草地上,“藏骨堂是纪念也是提醒,我们所有人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最终都会归于白骨,Clark。”

“真令人愉快,”Clark说,但他在努力忍住一个微笑,Bruce拉着他逛遍了整个教堂,分析前主人们的骨骼和他们的死因。“噢,右腿胫骨做成的吊灯--属于十五世纪后期的一名患有梅毒的五金商人,这个属于一个无生育经历的女人,可能是个修女,十六世纪,而这副股骨是-- ”Clark记得Bruce的眼神怎样变得锐利起来,“--多有趣,这些孩子不会超过几岁大。”

当然啦,那之后它变成了个神秘事件,被吓坏了的展会管理人对当地警方胡言乱语,讲述一个关于他在穿过墓地时被两个拥有黑色翅膀和红彤彤的眼睛的恶魔猎杀的黑色童话,布鲁斯一直对此洋洋得意。

“无论如何,”Clark说,而Bruce正忙着拧开可乐,“我的意思是让你一星期不工作是不可能的。”

“那不是工作,”Bruce纠正道,“是正义。”他倒出两杯滋滋冒泡的饮料,“那你呢?你听到两公里以外有只猫被困在了一棵树上,所以你坚持要我们偏离路线,这样你就可以‘恰好路过’,然后帮忙把它弄下来。”

Clark有些脸红,“那也不是工作,那叫助人为乐。再说,”他赶紧补充,“我们还得到了一顿午饭呢,对吧?”他打开午餐篮。“哦,我们不应该让她拿上这么多食物的,这绝对吃不完。”

但是Bruce已经抓起一个炸鸡牛排三明治,似乎决心要证明他是错的。“给我一块那个李子糕,”他说,嘴里塞满了,有那么一会儿他们都没有说话。阳光照在闪闪发光的田野上,微风拂动树梢。远处一台干草打包机缓缓地穿过田野,扬起一片金色的粉尘。

Clark用手遮住眼睛眺望。“嘿,我想那是一台John Deere,”他说。“看起来像一个8号458青贮专用。”

Bruce哼了一声。”小镇男孩。”

“城里人。”

Bruce躺下来,拍拍自己的肚子,把头枕在Clark的腿上。“你说得对。”

“关于城里人的那部分?”

“不,是这样很好的那部分,只有我们两个人,一点独处的时间,没有手机。”他打了个哈欠,看着Clark的脸。“哪怕是迷路了。”

“我记得你说过我们没有迷路?”Clark逗他。

“没有任何问题,”Bruce咕哝着,闭上了眼睛。“不,只要我们在一起。”

Clark伸出一只手穿过他的黑发,像以往每次那样惊叹它有多么柔软,比他所预期的更甚。有一只鸟在附近的树上唱歌,和着远处的打包机的低鸣构成了仅有的声音。很快安静的鼾声加入了它们。

Clark Kent坐着,听着世界在他们周围运转的声音,他们的生活中的一片混乱,声音渐渐褪去,终于变成了平和宁静的一片蔚蓝色天空。



评论(3)

热度(69)

  1. LEON柏舟 转载了此文字